不良资产市场10类买受人

  作为理性的经纪人,不良资产的买方自有其买受行为的合理动机。根据交易动机判断,不良资产的买受人大致可分为以下10种类型:


  类型1:债务人(以及担保人)

  受政策限制,银行尚难灵活地处理自己的问题贷款,最关键的是不能“打折”,而资产管理公司恰恰拥有这种特权.如果经过公开、公平、公正程序确定了不良资产的真实价值——实际上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低于其账面价值的,那么资产管理公司就有权按照这一价值(价格)处置不良资产。实践中,有相当数量的不良资产交易是在资产管理公司与债务人之间进行的,这直接起源于业已存在的债权债务关系,其动机不言而喻。


  类型2:同一债务人的其他债权人

  因历史原因,多个债权人的债权指向同一抵押物或为某实物资产的不同部分,如债权关系难以理顺或对应抵押的实物资产整体价值远远高于其部分价值时,权衡利弊,有的债权人会愿意购买或置换其他债权人的不良债权,以便整合资源,获得较大的整体收益,另外,出于增强与债务人或相关方谈判地位的目的,以打折的价格购买或置换其他债权人的不良债权可能会达到比各自为战更好的回收效果。


  类型3:债务人的债务人

  既然资产管理公司接替银行成为这一债务链的顶端并且有权打折处置不良贷款,其债务人的债务人(次级债务人)可以利用这一时机,购买资产管理公司的不良债权用于冲抵其对资产管理公司债务人的债务,不但取得主动,免去被迫索的风险一一资产管理公司向债务人追索而导致债务人向次级债务人追索或者资产管理公司获得代位追偿权直接向次级债务人迫索,还可能获得不菲的重组收益。


  类型4:欲以某种形式控制债务人的其他主动方

  情况一:由于政策、成本、规模的限制,某些行业进入壁垒很高,以购买不良资产起步、后逐渐渗透的方式则可以较小的代价穿透这些壁垒,节约成本,利用已有的技术基础等等。

  情况二:出于扩大市场份额、整合行业上下游资源、获得某些无形资源等目的,债务人的一些关联企业可以通过购买不良资产进而控制债权的方式达到控制债务人企业的目标。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比较典型的如山东三联入主郑百文,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出售猴王债权等,因涉及上市公司而广为人知。


  类型5:地方政府

  资产管理公司的债务人绝大多数是国有企业,尤其是地方上的中小型国有企业,如果资产管理公司完全以价值最大化为原则对不良资产进行回收处置,势必使原本虽已停产但尚可依靠出租厂房等手段维持职工绵薄收入的企业进一步遭受沉重打击,甚至面临破产危险,地方政府将不得不立即面对职工安置、再就业、社会稳定等诸多问题,要付出不小的成本,对某些比较窘困的地方财政来说,这更是雪上加霜。与其坐待山穷水尽,不如以一个地方财政能够负担的合适价格买下资产管理公司的不良资产,再根据实际情况逐步消化,使对企业和职工的压力缓慢释放,减轻社会震动,或许能“柳暗花明”。

  从宏观的角度说,地方政府参与不良资产买卖,实质体现了资源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的重新分配。这种分散而隐蔽的再分配方式固然使中央政府让渡了部分利益,但也使得社会稳定、地方经济的发展和不良资产回收最大化之间能够达到某种平衡。


  类型6:以不良债权转化或对应的实物,股权资产为目的的买受方

  资产管理公司对其通过抵押、抵债,置换等途径控制的实物、股权资产实际上已去除了不良资产的标签,根据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往往以拍卖、邀标、公示的方式进行处置。潜在买家可以通过各种媒体获得此类信息,直接参与竞价,成交后即可交割,成为相应资产的所有人。


  类型7:各种中间商

  中间商包括投资银行、财务公司、咨询公司等各类投资机构,他们的最终目标是通过不良资产的运作,获取不良资产的买卖差价。这乍看起来与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毫无二致,但在不少情况下资产管理公司却不得不放弃这样的增值活动。此时,资产管理公司相当于不良资产的批发商,中间商则扮演了零售商的角色,而他们往往具有相当的投资银行从业经验,能够从专业的角度识别不良资产的潜在价值,估计交易价格,拟订增值方案,并在他们广泛的客户名单中寻找不良资产的真正买家。


  类型8:出于其他目的的买受方

  此类买受方的目的比较复杂和隐蔽,包括资本运作、税务安排、扩大影响等,甚至仅仅出于管理层难以公开的某种特殊心理。


  类型9:境外投资者

  外资进入不良资产交易市场除了上述论及的所有原因外,其长远意图可能更耐人寻味。


  类型10:资产管理公司本身

  目前,资产管理公司政策性处置不良资产已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国家对资产管理公司的管理方式也发生了较大转变,由对年度收现和总费用的绝对数量指标进行考核转变为对收现率和费用率等相对指标的控制。同时,资产管理公司也开始思考和探索自身的转型战略,而利用自身优势进行商业性处置不良资产将是最直接的发展方向,由此将成为不良资产的新买方。

  不良资产买方市场地位的转化:值得关注的新动向

  上述各类买受方在不良资产交易市场中的重要性差异很大,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宏观经济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一般而言,应当通过计算市场占有率一类的指标对各买受方的重要性加以度量和排序,但由于数据信息缺失,仅能从以往不良资产买受方的构成以及重心的转移,大致判断各类买方的市场地位,简单推测未来可能的变化。

  ——资产管理公司刚开始处置时手段比较简单,即直接向债务人和担保人催收,使之事实上成为数量最大的不良资产买受方,且至今仍然是重要的交易主体,但其参与交易的态度由过去逃避、勉强、抵触式的被动买受,开始逐步转变为正视现实、寻求解决历史问题的主动买受。但是资产管理公司一般按照先易后难的顺序进行处置,剩余资产越来越差,债务人和担保人可能极不合作,甚至演变为“三无”状态,这种状态如果较长时间地持续下去,资产管理公司的购买愿望和购买力将难以为继。

  ——外资也较早接触和介入了中国的不良资产处置,资产管理公司是积极的推动者:如通过国际路演推介不良资产包进行国际招标,组建合资资产管理公司,引进先进处置和管理经验,尝试在国际上进行资产证券化:等等。但由于中国国情之特殊性、不良资产处置之复杂性,习惯于成熟市场游戏规则的外资买方,并不会轻易全心投入,其对中国环境的适应也需时日。此类买受方更多的是具有某种象征性,其营销预期重于其经济目的,未来角色将如何变化尚未可知,但可能难以成为主流。

  ——近一年多来,地方政府开始出现在不良资产的交易中。从对资产管理公司刚开始的不知、不解到了解、理解,再到主动坐到谈判桌前,在不良资产交易中的重要性也在不断提高,这与中国地方政府承担多重社会责任的角色是一致的。另外,从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角度看,此类买受方也易为资产管理公司的监管方和社会舆论所接受。因此,地方政府在不良资产交易中的地位逐渐加强并将持续一定时期,但受其职能转变的影响,以后将会逐步淡出,重要性也将逐步下降。

  ——如果上述买家都已轮流坐庄,谁又将继续领跑呢?最大的可能是中间商和以债务人及其资产为目标的其他主动方,尤其是民间资本,他们也正是不良资产真正的淘金者。而中间商(包括外资)则更是此中高手,运作得当,不良资产也可以成为其新的获利来源。因此,中间商和民间资本很可能在未来不良资产的买方中唱主角。

  资产管理公司的角色转换将对不良资产交易市场产生深刻的影响。在资产管理公司成为不良资产买受方或中间商的同时,银行、大型财务公司及投资咨询公司等主体都可能参与进来,使不良资产的市场主体更加多元化和专业化,业务创新空间将更为广阔,市场容量更大,交易更加活跃,市场更为成熟,有助于加强整个社会金融资产的流动性并有效分散风险,成为完善的金融市场所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58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
<$New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