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的仇日心结和台湾的亲日情结

   台北网友“彩虹之梦”一直看我的博客。她是“国立台湾大学”一位美女助教,经常来大陆,大多数城市都去了。去得最多的,是南方城市。第一次听说她是台大助教时,我心生敬意。她却说:“台大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名校,比起莫斯科大学差远了,只不过是大陆人眼里的名校罢了。”

  台大是台湾第一名校,是马英九、李登辉、连战、陈水扁、李远哲、李敖、蔡英文、吴敦义、吕秀莲等当代台湾一大批政治、学术、文学、艺术、医学、商业精英的母校。在台湾的巨大影响力,相当于北大加清华。大陆女生要是年纪轻轻做北大助教,口气一定相当牛。没想她这么谦卑淡然。

  昨天,她在网络与我攀谈。她问:“我看过你许多文章,觉得你是亲美仇日的。请告诉我理由,好吗?”

  我回:“我承认有强烈的仇日心结,相信很多大陆同胞也会有这种心结。因为日本侵略中国,侵华日军所到之处疯狂杀戮平民、掠夺财富,犯下了人类近现代史上罕见的野蛮罪行,致使中国军民3500万人伤亡。南京大屠杀,在我看来,就是首都大屠杀。那是亡国恨,那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最深的耻辱。更可恶的是,日本拒不谢罪,一直来不断遮掩诡辩,前段时间名古屋市长还污称南京大屠杀不存在。现在还经常到中国周边海域寻衅滋事,妄想吞并钓鱼岛。连南海也插上一脚,派三艘军舰去搅局。新仇旧恨,怎能让人咽下这口气!”

  她问:“中美打过两次仗,现在又要把60%海军兵力部署太平洋围堵中国。那你为什么不仇美,反而还亲美?”

  我回:“中美两次交战,一次在越南,一次在朝鲜,美国从没有侵略过中国本土。从历史上看,美国可说是对中国最好的国家。在新中国之前,中美一直是军事盟国,从未有大冲突;美国将庚子赔款返还,创建清华大学,促进中国现代教育发展;甲午战争后迫使日本吐出辽东半岛;巴黎和会,美国是唯一为中国说话的大国;华盛顿会议,提出门户开放,保护中华民国主权,不至于被肢解灭国;为无数中国学生提供教育和留学援助,培育钱学森、邓稼先等大批科学泰斗;二战和中国结盟,在中国面临亡国之时出手力助,动用原子弹迫使日本侵略者投降,中止在中国的全面侵略;中苏翻脸,苏联宣称要对中国用核弹,美国不同意,保护了他的敌人。美利坚一共救中国三次,免于亡国。中美博弈,是世界新形势下的大国价值观博弈,吵吵闹闹避免不了,中美分歧不少,但共同利益也很多,不会交恶。”

  我问:“你为什么喜欢日本呢?”

  她说:“我们台湾很多人喜欢日本,年轻人更是高达七八成。”

  我回:“近代历史上,日本人殖民统治台湾50年,给台湾带来巨大改变,也带来许多进步,所以台湾人对日本人没有恨,只有好感。在很多台湾人眼里,南京大屠杀和他们无关痛痒。李登辉时代开始的政治哈日甚至媚日态度,与大陆关系恶化、敌对,更深化当代台湾与日本的情感。”

  她说:“也许是吧。台湾一些学校办校庆,都要拿出日据时代的资料做文物展示,证明日本为台湾做了不少贡献。日本人促进台湾现代教育,也进行过皇民化教育,更主要是日本推进了台湾现代化,开创了台湾工业时代。”

  我回:“按你这样的逻辑,东北三省也应该感谢日本,因为也曾促进了东北教育和工业化。长春也曾成为远东地区最繁华的中心城市。但,那是侵略者长治久安之策。如果日本没有战败,台湾的资本家恐怕现在都不一定有出头机会。日本留给台湾的工业化遗产,是战败国不得已的放弃,绝不是善意的赠送和奉献。”

  她说:“日本确实促进了台湾的文明和进步,尤其是现代化。”

  我回:“我前几年也去过台湾。日本的影响在台湾,随处可见。日本式的茶座,日本餐馆很多。日本经济的强势,以及明治维新以来形成的那种既西方又日本的文明文化,对台湾的影响很大。这种影响,不是用媚日崇日一句两句就可以解释清楚的。民众这种潜意识后面,是对更文明、更进步、更繁荣生活的渴望。”

  她说:“我们台湾的日本痕迹随处可寻,如散落在全台各地的日式建筑,街头巷尾的日式小吃,日式习惯用语。我们台湾年轻人喜欢日本漫画、日剧、日本流行音乐、日本明星,喜欢日本流行服饰、生活用品,讲日本流行俚语,让自己的言谈举止更像日本人为荣。一些影视文化作品,也经常怀念日本殖民时代的荣景,追忆描述台日间的美好情谊。日本对台湾免签,我们经常去。”

  我回:“日本殖民统治被合理化,甚至美化,在很大程度上扰乱了台湾青少年的民族、国家意识。中国的家国天下的传统价值观,在台湾也许已经难觅。这是很遗憾的,也是让我们炎黄子孙焦虑的。”

  她说:“从大陆过去的少部分人还有。现在台湾年轻人对大陆的好感,说实话,不如对日本多。”

  我回:“日本对台湾朝鲜的统治、英国对印度香港的统治、以及其它欧美列强的殖民统治,都有一个共同点:只向殖民地引进西方科学技术,却不向殖民地引进西方的民主人权。到香港回归时,香港人已享有不低于英国本土的物质生活水平,但香港人却不享有英国人早在100多年前就享有的参政选举权。香港总督,一直是英国女王任命的。西方列强拒绝向殖民地引进民主人权思想,目的就是长期控制,保持宗主国对殖民地的主权,保持对殖民地的异族统治,避免他们选择独立或自治的道路。这其实了暴露出西方近代民主人权的两重性。台湾普遍亲日、媚日,是当年日本殖民统治长期推行怀柔政策的成功。”

  她说:“我认为日本值得尊敬。日本从二战后的一塌糊涂,到六十年代的发达国家,再到今日的成就,哪个国家有这样的力量?”

  我回:“苏联也创造过辉煌奇迹。中国大陆从文革的一塌糊涂,三十年改革开放,到今天的全球经济总量第二,哪个国家有这样的力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长板,也有自己的短板。中国要学习发达国家长处,不断修正完善自己,不断取长补短。但不必崇洋媚外。”

  她说:“你不是崇尚美国吗?”

  我回:“我崇尚学习美国的长处。”

  她说:“只是因为日本屠杀的国人多一点,你就大肆偏激指责日本吗?”

  我回:“指责日本屠杀国人,是偏激?无语!日本杀戮多少大陆同胞人,好像和台湾人无关。可悲啊,这就是家国天下之殇。国土的暂时分离不可怕,可怕的是家国天下的价值观分离!”

  她说:“照你这么说,那些蒙古人屠杀汉人,八旗子弟屠杀汉人,八国联军屠杀汉人,印尼人屠杀华人,你们为什么不痛恨?!”

  我回:“中华民族是多民族国家,包括蒙古族、满族,有些屠杀是改朝换代,有些屠杀是弱国受欺凌,有些屠杀是弱国无外交。我想,中国人是有历史印记的,有些伤痕久了,就淡漠了。有些伤痕依稀可见,还不时被戳痛。西方列强欺凌中国之耻,深埋中国人心中,激发近现代无数仁人志士的图强救国壮志。贫弱中国面对外侮,一是发奋,二是图强,三是雪耻。恨,是一种不甘受辱的情绪表达,但是民族复兴,国家强盛,不能靠恨,靠蛮干。中国提出改革开放,韬光养晦,就是一种深谋远虑的智慧。”

  她说:“你知道日本人被美国人的轰炸机和原子弹炸死多少人吗?300万!这些大都是平民。你们就一点不同情日本人?”

  我回:“从人道上,我同情。从情理上,那是报应,是侵略者的代价。日本人杀戮了中国3000多万同胞,大多是中国百姓,是日本被美军炸死的10倍!美军难道无缘无故去炸日本吗?珍珠港是谁偷袭的?”

  她说:“大陆为什么仇日?就是民粹主义的作祟。不学习日本长处,一味仇日。”

  我说:“按照你的逻辑,强盗只要有长处,受害者就不能仇恨,而要认贼作父,拜师学艺?仇日,当然有民粹主义的成分,但更多是出自一种国家尊严、民族自尊和人类正义。德国如果像日本一样,矢口否认大屠杀、集中营的罪恶,其他受害国家会原谅德国吗?德国为罪行而跪,是为人类正义、普世价值而跪,德国的国家形象反而变得崇高。但,日本从没有深刻反省侵略罪行,不真诚悔过,不谢罪,反而百般狡辩。中国大陆同胞怎能释怀,怎能原谅?我想,大陆同胞是很善良的。”

  她说:“我们台湾人对日本没有你们大陆人这样仇恨。”

  我回:“就像一个强盗入侵一家人,对大哥家烧杀抢戮,而对小弟家百般呵护。于是,大哥恨死强盗,小弟感恩强盗。这就是两岸同胞对日本不同认知的根源。这也是两岸比地理距离更远的一个心里距离。”

  她说:“台湾人的骨髓是中国人,血管里却流淌着日本人的血液。”

  我回:“美国是台湾的爹,没有爹,就没有安全感,但这个爹感情不够深,不够亲近;日本是台湾的情人,亲密无间,虽然这个情人和台湾的大哥曾经是仇敌。”

  她说:“美国不是台湾的爹。”

  我回:“那也是监护人。”

  她问:“那么谁是大陆的爹和情人呢?”

  我回:“大陸的爹,原来是苏联,反目成仇了。情人,都是世界上名声不大好的几个国家,现在都成珍稀动物了。大哥、小弟活得都不易啊。两岸都是炎黄子孙,应该打破隔阂,携手复兴中华。民族共融是宏观层面,体现的是民族认同,此为优先;民主共建是中观层面,体现的是制度认同,此为方向。而两者的微观层面,则依归为大陆13亿人民和台湾2300万人民的福祉,实现民生共赢,体现大中华社会认同。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啊。”

转自<联合早报网>


看到这篇文章,我深深地陷入思考,区别之大,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么大的区别了?是环境,经历,还是教育?

我所能够想到的,最大最大的根源源于教育,我是内地人氏,以我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和周边所接触的报道,影视,人群。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算是仇日,但我想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演变为亲日一族。

我没去过台湾和日本,我不了解他们是如何如何?我想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虽然很快,但肯定必然存在不足,也不足已拉近几百年来所落下的差距。这是现实,我们也要认清。

但就以事实而论,如果说日本国民教育或台湾的教育,与内地的教育,在针对二战时期的内容有不同的教学内容情况下,这种仇恨或异见会一直延续下去,教育是代代相传的,这是很难随时间而淡化的,在内地我想忘记这段历史都是不可能的,无论从小到大教科书,还是身边的影视文化,还有媒体的报道,这些都有并经常提及二战侵华的历史及所造成的罪孽。

这种教育好与不好我不下定论,但是真实存在的,受教育长大的80后这一代,至少没有多少人会对日本这个国度有多少好感。这本是一个国际上的事实,如果说再着遇被造事国的否认,那这种情感上的伤害和失控将是无法用其它方面来做补偿的。

虽然从理智,宏观,长远的角度来说,发展中日关系对彼此都有利,但国民思想和情感上的伤,却不会因为你这些因素而得到愈合。这将是一个永恒的话题,80后这一代退出历史舞台前,也就是本世纪末,应该无法在内地出现如台湾这样的亲日现象,至少80后可以教育到其孙子辈,可以影响他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这种延续不知道要几代人才能够得以淡化。

说出这些,不论对错,只述说现实,现实的中日民众情感就是这样,还有台湾与内地的差别也有这么大,也确实存在。



[本日志由 iktnfn 于 2012-06-14 12:03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15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
<$NewMsg$>